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0943章 那是賊首杜庫伯爵的飛船?不!我什么都沒有看到!

第0943章 那是賊首杜庫伯爵的飛船?不!我什么都沒有看到!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事情經常會出人意料,但是認真想想的話,卻又往往在意料之中?
    這不,在距離吉奧諾西斯行星不遠處的,在那同一條軌道中猝然發生的那場奇襲和反奇襲的艦隊遭遇戰里,英雄聯邦的戰列艦編隊和貿易聯盟的‘戰艦’們之間的炮戰結果卻完全就沒有多少的懸念。
    在雙方發現彼此不到五分鐘的短短時間之內,當英雄聯邦的上將諾娃帶領著她的突襲艦隊整整五百艘的巨型新式戰列艦用半功率的主炮打完了第三輪的齊射之后,在她們對面的那不到四百艘的,大部分直徑超過三千米,看起來就象個平坦碟子或者帶球圓環一般的戰艦,就直接宣布全軍覆沒了……
    除了幾艘見勢不妙的幸運兒,在那些貪婪卻又膽小怯懦的內莫伊迪亞人指揮官的命令下,及時發出了投降的信號并得以在被捕獲的情況下幸免之外,其它的那原本‘強大無比’的貿易聯盟的大艦隊,就統統化成了在吉奧諾西斯行星軌道上漂浮得到處都是的猙獰鋼鐵碎片。
    英雄聯邦的戰列艦們,第一次用它們的堅船巨炮向橫行銀河系無數年,只知道用武裝商船去欺負海盜或者某些無武裝星球的貿易聯盟們展示了什么才叫做正規軍之間的殘酷宇宙戰!
    整個戰場靜寂無聲,除了龐大艦隊上的導航燈在閃爍和勝利者以及幸存者們得以在戰艦內享受生命的愉悅和感受到自己呼吸時的聲音之外,失敗者們早已在悄無聲息之間就失去了他們的一切……
    或許,
    在未來的某一天,它們這些由三百余艘大型貿易聯盟戰艦所組成的宇宙垃圾,會漂流到別的行星軌道上,或者是被吉奧諾西斯行星的星環給捕獲,成為那個多彩且多層的漂亮星環中的一部分?
    當然了,那是以后,而且還可能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
    現在,在完成了對貿易聯盟艦隊的毀滅性打擊并‘生擒活捉’俘獲了數艘那種圓環形戰艦,同時還派遣陸戰隊隊員們登上對方的戰艦,控制住了對方的艦員和戰艦之后,除了下令大部分戰艦在原處編隊并警惕敵人有可能會到來的增援之外,諾娃便又派出了一百多艘的戰列艦飛到了吉奧諾西斯行星的各個近地軌道上,并在對方地面部隊反應過來之前,會和了之前一直潛伏在吉奧諾西斯行星軌道上偵察和監控的魅影號,開始了對吉奧諾西斯的全面封鎖。
    “......”
    “嘖!”
    “商船就是商船,還真以為賺了點小錢,裝上了艦用護盾和大炮它就成戰艦了?真是可笑至極,就這樣的玩意也敢起兵反叛,還敢對我們的艦隊發動沖鋒想要進行近距離的狗斗?”
    “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看著登陸到敵艦的陸戰隊隊員和工程師們傳輸回來的關于敵人的那種圓環狀飛船的簡略數據和相關重要參數,諾娃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就冷笑著將其直接甩到了一邊,連多看一眼都欠奉。
    “哼!”
    早知道敵人的那些圓環形戰艦就那樣的水平,還讓她們輕松地在正面對抗的情況下打出了0:348的戰績的話,也許她當時就完全不需要那么謹慎,就只需要率領一百艘的戰艦過來也就綽綽有余了?
    不過,
    能夠以零傷亡的代價去全殲敵人,還打得對方的戰艦全軍覆沒,順帶俘虜了幾艘,甚至還逼得對方的戰機慌不擇路地逃回吉奧諾西斯行星龜縮起來,那就確實是沒有比這更加能讓她諾娃感到舒心愜意和為自己指揮技藝之高超而自得的事情了!
    她已經開始在想了,也許,等回到星區里之后,她就可以自豪地對那些老朋友們說:她諾娃在這個銀河系里的第一場戰役,就打出了零傷亡的一次史詩級勝利?
    當然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現在她并不急……
    ‘報告長官!’
    ‘對吉奧諾西斯行星已經完成了全面封鎖,整個星球目前都處于我艦隊的監控之中!’
    ‘登陸部隊正在整裝,預計在一個小時之內可以準備完成準備工作并開展登陸作戰!’
    ‘請您指示?!’
    在諾娃將那份匯總著數據報告的儀器給丟到了一邊之后,沒多久,艦橋里的一名年輕的軍官便第一時間走了過來并大聲地報告著道。
    “很好!”
    “一個小時,雖然慢了一點,那就暫時先這樣吧……”
    反正那個吉奧諾西斯行星已經在她們艦隊的監控和包圍之下,對方沒法反抗,也沒有辦法逃跑,那讓她在宇宙中等一個小時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因而諾娃就并沒有做什么評論,直接就轉身準備去小憩一下。
    畢竟,雖然現在她們已經獲得勝利了,地面上的的戰斗也是不會有太多的懸念,她也不太相信在這種時候敵人能夠組織艦隊前來增援,可是敵人的地面部隊據說可是很強大的,數量也很多,所以,為了謹慎起見,多準備一點時間,然后通過萬全的計劃對地面的那拒不投降敵人展開‘安全’一點的圍剿,盡量減少己方的傷亡就確實是一件無比正確的事情。
    “等等!”
    忽然,剛剛轉身離開兩步的諾娃又轉過了身來。
    “這次負責登陸地面和全權指揮占領作戰的軍官是誰?!”
    諾娃突然就想起了這件重要的事情,然后才趕忙問道。
    雖然吧,諾娃也知道,說白了,她自己就僅僅不過是個幽靈部隊的大頭目而已,她擅長的是暗殺、偷襲、潛入、引導聚變打擊和一對一或者一對多的那種真刀真槍的對抗和搏斗廝殺。
    而對于指揮艦隊或者地面部隊作戰,顯然就并不是她的專長……
    不管怎么說,指揮艦隊的能力她是鐵定比不過馬特·霍納那個妖孽小白臉元帥的,而對于指揮地面部隊和登陸作戰的本事,也肯定是比不過吉姆·雷諾那個跟著凱瑞甘那裱紙私奔了的混逑的!但是,這卻并不妨礙她去選擇一個合適的指揮官去指揮地面的戰斗,以便她的這次的突襲行動能夠更加盡善盡美一點?
    ‘報告長官!’
    ‘這次負責指揮地面部隊作戰的是格萊文·希爾準將閣下??!’
    那種小問題顯然是難不住那名年輕的副官的,所以,他甚至都沒有去翻看那些報告,就直接說出了負責登陸星球的地面部隊指揮官的名字。
    “嗯哼?!”
    “你是說格萊文·希爾啊……”
    聽到那個似乎有點兒熟悉的名字,諾娃不由得楞了一下,然后開始回想起來。
    “哼!”
    “我想起來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家伙,他以前應該是雷諾那個家伙的游騎部隊里的,是那艘旗艦休伯利安號上的固定成員?”
    “真是慶幸,當初我奉命去追殺他們的時候,沒有太早就將一發子彈給打到那個家伙的裝甲面罩里?”
    是的,諾娃記得那個名為‘格萊文·希爾’的家伙!
    對方以前可是跟著雷諾那混逑的游騎兵部隊一起反抗蒙斯克大帝的統治的,是反叛份子中的一員!在她奉命追捕雷諾的時候,可是在情報里看到過對方的名字的,且不止一次在戰場上碰到過對方!只不過,由于她那時的主要的目標是雷諾,所以才放過了那伙子只會給帝國添亂的傭兵。
    而現在,
    時過境遷,當初游騎兵麾下的一個小小的傭兵頭目竟都混到了聯邦的準將了?如此看來,她以前看到過的對方的那些情報就確實是對的,那個出身尤摩揚星球政治豪門的家伙,果真是個接受過的良好教育的,要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混了個將軍的頭銜。
    如果是這般想的話,這次由那個經驗老到且經歷過不少殘酷戰斗的家伙去負責指揮登陸并到地面上去作戰,她諾娃就確實是沒有什么不能放心的?
    “好吧!”
    “如果是他的話,那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只是可惜了……”
    點點頭,諾娃表示,對于那個自己曾經追捕的對象變成了自己麾下部隊的將軍,她除了有些感慨之外,其實也并沒有什么不滿的。
    ‘??’
    ‘長官,請問您在可惜些什么?’
    聽到諾娃上將的那最末尾的那一句話之后,那名副官在一陣好奇和莫名其妙的勇氣之下,便下意識地又開口問了一句。
    “……”
    “做好你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可以了,中尉!”
    諾娃并沒有向對方解釋自己到底是在感嘆什么,只是板著臉,對著那個中尉副官不耐煩地叱喝了一句。
    ‘??!’
    ‘是!遵命!長官!’
    看到對方的那種眼神之后,那名副官趕緊一個激靈,然后立正并行了個禮后,趕緊才轉身走到旁邊自己的崗位上去。
    現在他回過神來了,眼前的這個女人除了是他們的艦隊長官之外,還是幽靈部隊的指揮官,以及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所以,哪怕長得再漂亮,也不是他能隨便能地去輕易去招惹,或者是去跟對方談話套近乎的。
    “哼??!”
    冷哼一聲,轉到自己的艦長座位上翹著腿坐著的諾娃才不會告訴那個年輕的、才畢業還沒有多久軍校高才生:她剛剛感嘆著并覺得可惜的,其實是那個跟著裱紙凱瑞甘私奔的游騎兵領袖吉姆·雷諾?
    在她看來,如果當初的那個吉姆·雷諾選擇跟隨游騎兵一起加入英雄聯邦,而不是跑去那個蠻荒星球上當警長并最終跟某個賤人一起私奔失蹤的話,現在恐怕至少都已經是某一個大艦隊里的最高統帥了吧?
    但是,可惜了呢……
    她就不明白了,一個母蟲子,哪怕升華成了薩爾那加,也仍舊是個母蟲子,最多是個能量形態的母蟲子而已,那又有什么好的?那個雷諾犯得著去念念不忘,還為此而放棄大好前程,甚至直接私奔消失不見蹤影嘛?
    哼……
    想著想著,出于對那個凱瑞甘的不滿,在恨屋及烏之下,諾娃便又忍不住在心底下對某個為了一只母蟲子而不要權利和地位的前‘帝國通緝犯’碎碎念起來。
    ‘報告長官!’
    ‘接收到吉奧諾西斯行星的敵人發來的一個通訊請求,對方指名要跟我方的最高指揮官進行通話,請問您是否接通?’
    這時,另一個副官忽然站了起來,轉身對著剛剛坐到艦長的位置上,正在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還沒有來得及休息多久的那位漂亮且很養眼的女指揮官大聲報告著道。
    “噢?我就說嘛,這么久了竟然沒有一丁點的反應,這下終于忍不住了,想要出聲乞討求饒投降了?”
    “哼!給我接通吧!”
    反正現在無聊,反正距離部隊登陸星球還有一個小時,諾娃便覺得,如果先花點時間跟對方談談的話,應該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不會耽誤事情!也許,如果對方真是來投降的話,她們或許還能將即將展開的那場登陸戰都給省下來了?
    嗶~!
    ‘……’
    很快,一個絡腮胡子頭發已經全都發白,看起來年紀不小,但是卻很精神的黑袍老頭的全息影像便出現在了諾娃座位前。
    毫無疑問,眼前的這個老頭子,顯然就是獨立星系聯邦的首領,是那個聚集了那些來自商業行會、貿易聯盟、星際銀行業團體以及技術聯盟等等分離派議員們組成反抗和分裂銀河共和國的罪魁禍首——杜庫伯爵!
    ‘??!’
    ‘你好……’
    ‘我認得你,銀河議會里的那個大名鼎鼎的強硬派議員,那個來自克普魯星區英雄聯邦的諾娃上將……’
    ‘很高興能夠在吉奧諾西斯行星這里見到閣下!’
    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個年輕的女人之后,杜庫伯爵微微愣了一下后,才換上了那種從容不迫的和藹笑容并緩緩地出聲說著道。
    “哼!”
    “我也認得你!嘖嘖!這可真是意外呢!”
    “看看這是誰?獨立星系聯邦的首腦,領路人和反叛軍的統帥,你竟然真的在這里,在這個吉奧諾西斯行星被我給逮到了…….”
    和對方一樣,諾娃看到對方的影像后也不由得一愣,然后好一會,她才突然就魅惑地朝著笑了起來,至于她到底在想些什么,那就不知道了。
    ‘唔哼哼……’
    ‘可惜了呢……’
    ‘和閣下這么個優秀年輕的女士的見面,竟然會是這樣的場合,這可真是遺憾!’
    ‘我看得出來,無所不在的原力告訴我,你和我是其實同一類人,我們有著共同的理念,我們都想著要去變革那個腐敗、官僚化和道德淪喪的銀河共和國且都對那些貪婪腐敗的議員和議會心懷不滿,我說的對吧?’
    ‘很遺憾,最后你我竟然走到了對立的位置上……’
    ‘要是咱們雙方能夠早一點見面并求同存異的話,想必,就一定不會是今天的這種局面吧?’
    對于議會里的強硬以及變革派的諾娃,杜庫伯爵早就聽過和看過對方的許多情報了的,所以,現在終于能面對面地看到了對方之后,也不知道真的是心有所感還是為了緩和接下來雙方的談判,他便笑著說了這些不著邊際的話。
    “你錯了!”
    “我現在是銀河共和國的‘大共和國軍’的統帥,同時還是議長的堅定支持者,是銀河議會的高階議員,我又怎么會對共和國心懷不滿呢?”
    “我現在做的,可是要毀滅你們獨立星系聯邦,消滅你這個賊首,并保證銀河共和國的統一的偉大事業呢!”
    歪著身體坐在艦長的位置上,還撐著手臂拖著自己那圓潤光潔下巴的諾娃,就那么饒有興致地跟對方胡亂調侃著。
    不過,對方剛剛有一點說得確實是沒錯,因為她跟他一樣,確實也都是對銀河共和國不懷好意的!
    ‘.……’
    杜庫伯爵沒有繼續說話,只是籠著手,笑吟吟地看著坐在座位上,對于他的會面完全就沒有表達出半點誠意的那個女人。
    “……”
    “直說吧,你這次跟我聯絡到底有什么打算?是準備要投降還是想要求饒讓我放你離開?”
    “有什么條件,你現在可以提出來了,不過我可不一定會答應你!”
    現在吉奧諾西斯行星已經被她的艦隊團團包圍和監控,所以諾娃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對方除了投降或者求饒之外,就肯定是不會有其它的選項了的,至少短時間內沒有。
    ‘不!’
    ‘我不會投降,我們在星球上還有著大量的軍隊,無窮無盡,你們永遠無法占領這顆星球的!’
    對于杜庫伯爵來說,正藏在吉奧諾西斯人的地底深處基地里的他很安全,他并不是太害怕在宇宙中的那些敵人的戰艦,因為他不太相信對方能夠在短時間內占領吉奧諾西斯或者瓦解他們的反抗!而只要僵持一段時間,他就有的是辦法逃走或者調遣大規模艦隊來圍殲這些深入‘敵后’并突襲他們的混蛋們‘大共和國軍’們。
    “還想負隅頑抗?”
    “哼!那可真是遺憾呢……不過,我想你們應該很快就會后悔的,我保證你們的抵抗行動不會持續太久!”
    看到對方竟然不是來投降或者討饒的,諾娃便干脆直接板下了臉,有些不耐煩起來。
    ‘……’
    ‘我是來跟諾娃議員閣下談判的!’
    終于,好一會,看到那個女人的表情越來越冷漠之后,那個仍舊笑得出來的杜庫伯爵的全息影像才終于緩緩地開口了。
    “嗯!”
    “說說看吧,雖然我不一定會接受……”
    是的,要不是現在登陸星球并展開全面占領作戰行動的部隊還處于緊急的籌備之中,無數的戰機、坦克、陸戰隊、指揮部和運輸船等等都要進行調配,她諾娃早就直接打下去了,又哪里會在這里更對方廢話?
    ‘三天前,有一群來自科洛桑星球的客人偷偷來到這里并拜訪了我……’
    ‘當然,可能諾娃閣下您并不知道,他們其實不是抱著善意來的?!?br/>    ‘他們襲擊了我的總部,似乎是想要對我和我的盟友們不利?所以,我們反擊了,在殺死了他們中的一部分之后,我們成功抓住了他們中的大部分……’
    ‘不知道,諾娃閣下對此有什么感想?!’
    說到這里,杜庫伯爵便忽然停了下來,仍舊那樣子笑吟吟地站著,用那種如同是掌控了一切的目光看著座位上的女人。
    “然后呢?”
    諾娃有些不置可否地瞟了對方一眼。
    反正,三天前她手下的幽靈特工們都已經完美完成任務并悄悄撤離,除了某個向來喜歡胡來的元首大人還在吉奧諾西斯行星上邊浪蕩,讓她們不敢隨意炮轟星球之外,她完全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那我就直說吧……’
    ‘諾娃議員閣下,我們手上有一群絕地武士,足足一百多個,其中還包括了不少的絕地大師和絕地委員會里的長老,甚至還包括了絕地武士團的首席大師梅斯·溫杜等人,所以我想,他們對于銀河共和國來說就肯定很重要的,對吧?’
    ‘所以,我們奉勸閣下的艦隊必須無條件答應我們的一些小小的要求,要不然,我們說不定會殺了他們?’
    說真的,杜庫伯爵現在是真的有點兒慶幸,要不是三天前那伙作死的絕地武士們趁著恒星風暴悄悄地來襲并在吉奧諾西斯人那復雜的地下世界里被他們的機器人給打敗并逮捕的話,說不定現在他們連半點談判的籌碼都沒有了。
    ‘……’
    “那你現在可以動手了,去把他們全殺了吧!’
    ‘杜庫伯爵閣下,我現在在這里通知你,我們的部隊將會在一小時后開始準時登陸!所以,你在派人殺了那些絕地武士之后,就可以提前給自己想一個體面的死法了!”
    “不過……”
    “如果可以的話,您最好給自己留一個全尸,到時候我們也好拿去給絕地武士團一個交代?”
    冷笑了一下后,諾娃干脆就抱著自己的胳膊深深地坐到了自己位置里,因為,對方用那些絕地武士們的小命來威脅她,那可真的是找錯人了!
    說實話,如果是對方抓住的是她手下的幽靈的話,說不定她還真的有些忌憚?畢竟,她不可能置自己這邊的士兵們的生死于不顧,但是,如果是一群絕地武士的話……
    如果可以,她甚至想要對方多幫幫忙,將銀河議會里的那些煩人的,非暴力不合作的中立派和那些影像她的部隊接管銀河共和國科洛桑星球附近核心區的絕地武士們都統統都殺光?那樣的話,她接下來的工作可就真的會變得更加輕松無數倍的!
    ‘你??!’
    第一次地,杜庫伯爵的臉冷了下來,且還微微發黑著,似乎是被氣得不輕?
    “哼!”
    諾娃冷哼一聲,沒有絲毫改變主意的意思。
    開什么星際玩笑,對方竟然拿一群絕地武士來威脅她諾娃?那種無聊的籌碼顯然就是不可能發揮出任何作用的,哪怕之前絕地委員會的那個綠皮老頭確實是有派人知會過她,讓她想方設法拯救那些絕地武士們也是一樣!
    ‘……’
    ‘一個小時后,你們膽敢登陸吉奧諾西斯行星的話,就是我們處決絕地武士的時候!’
    ‘而在此之前,諾娃閣下如果改變主意的話,可以聯系這個通訊波段??!’
    說完,杜庫伯爵便再次暴躁地冷哼一聲,然后直接單方面關閉了全息通訊,只給諾娃留下了一個虛無的藍色方塊投影。
    “……”
    “放心吧,我肯定是不會再聯系那個通訊波段的……”
    在對方消失的瞬間,在劍橋內的那安歇英雄聯邦的高級艦員和副官們,就第一時間聽到了他們的那位諾娃上將的那種像是說給對方,但是又像是說給她自己聽的那句吶吶自語一般的話。
    ‘.…..’
    ‘……’
    面面相覷地對視了一眼后,軍官和艦員們很快就投入了自己各自的工作中。
    幸好,銀河議會和絕地委員會的觀察員們并不在這條旗艦上,要不然,聽到了他們諾娃上將剛剛的談判過程的話,就肯定會鬧翻的吧?畢竟啊,他們可是知道的,絕地武士對于銀河共和國是真的很重要的。
    ——————————
    一個小時之后……
    諾娃沒有讓那個杜庫伯爵和吉奧諾西斯人失望,在鐵鴉們偵察過后,戰列艦的副炮、維京戰機、女妖戰機編隊們便很快就將整個吉奧諾西斯行星地表的所有找到的掃描和通訊設備、星球防御設施以及那種巨大的有機尖塔都統統給轟成了一片廢墟!
    隨后,她的艦隊便很準時地對吉奧諾西斯行星展開了大規模的全面登陸和占領行動,無數的大小運輸艦、戰機和行星要塞指揮部等建筑便如同浩大的流星雨一般,紛紛沖破星球的大氣層,帶著一道道摩擦空氣后的高溫軌跡,強行登陸到了吉奧諾西斯的那泛著紅色的地表上并迅速展開了部隊和戰斗指揮基地。
    “??!”
    才剛剛展開部隊不久,還沒有來得及想好該怎么去攻擊藏在地底下的那些吉奧諾西斯人和他們的城市,地面部隊的格萊文·希爾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
    “??”
    “它們這是要干什么?跑出來送死嗎?!”
    才剛剛構筑好了登陸基地的人族指揮官格萊文·希爾準將有些不解,他看著軍事全息地圖上暫時出來的那些敵人的動靜后,便有些不明所以地指著地圖上的那些排著密集陣型,排著一個個大方陣,在那些大型的戰斗兵器的護持下,正雄赳赳氣昂昂地向自己的登陸場地行進而來的敵人對自己身邊的作戰參謀們問道。
    說真的,打了大半輩子的仗,先是當傭兵,跟蟲子打過,跟星靈斗過,后邊又加入游騎兵跟帝國干過,而在加入了英雄聯邦之后還跟UED干過好多場的惡仗,幾次險死還生的他,還真個就弄不明白那些排著整齊密集的陣型,還在大型兵器的協同下,從地下巢穴中沖出來的機器人大軍和那些蟲子一般的吉奧諾西斯到底是要鬧哪樣?
    那是什么戰術?開的什么玩笑,難不成是步坦協同密集沖鋒送死戰術嗎?!
    ‘……’
    ‘報告指揮官!’
    ‘看起來有點像是地球中世紀前的那種排隊槍斃戰術?!’
    在互相交流了一番意見并對比了作戰智腦的分析后,某個參謀不確定的說著道。
    本來他想說像蟲族們的蟲海戰術的……不過,看了看對方的數量,算起來最多不過是百多萬的樣子?所以,他想了想,就還是覺得對方的數量跟蟲族們還是差得太遠了,肯定是沒法玩蟲海戰術的!
    “……”
    “它們瘋了嗎?”
    “那種戰術,咱們人類在地球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代都不敢那么去玩了的!”
    “不管它們了!”
    “傳令:讓女妖戰機大隊和維京戰機部隊盡快清空他們的那些破爛宇宙戰機!然后讓攻城坦克立即轉換攻城模式,協同雷神部隊和宇宙低軌道中的戰列艦對它們進行無差別覆蓋轟炸!”
    無論對方想要玩什么戰術,他格萊文·希爾準將就肯定是不可能會讓自己的陸戰隊和裝甲部隊們去跟那些機器玩排隊槍斃戰術的!所以,想都不多想,這名久經戰陣的戰地指揮官直接下達了覆蓋轟擊的命令!
    他覺得,甭管對方想怎么樣,先在視距范圍之外炸對方一通就鐵定是不會錯的??!
    ‘明白!長官!’
    沒多久,命令就被第一時間傳達了下去。
    轟!轟!轟!
    ???
    很快,隨著重型攻城坦克部隊們齊整劃一地在它們的陣地上切換完形態,隨著那些180毫米,數量可能有上萬之多的等離子沖擊炮們高高地朝著天際邊抬起,很快,當偵察到的敵人情況和相關炮擊數據傳達到每一輛坦克里邊之后,一發發反步兵高爆炮彈便被轟鳴作響的電磁等離子炮給轟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
    ?????
    沒話多少時間就將敵人的那些數量已經所剩不多的戰機給清掃得差不多的維京戰機和女妖戰機們的飛彈,便也開始進行了超視距的轟擊!
    滋啦~咔!
    而雷神部隊們也同時將它們手里和背后的那些一根根巨大而猙獰的懲罰者火炮的炮口抬了起來。
    轟!轟!轟!
    雙臂中最少都是250毫米,而背后的則高達600毫米的猙獰炮管開始發紅,然后一發發出膛時就發出巨大的沖擊波和火焰的電磁炮彈,便在發出了駭人的摩擦空氣聲之后,狠狠地朝著天際轟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邊。
    來自克普魯星區英雄聯邦的人族部隊們,在獨立星系聯邦的機器人和吉奧諾西斯的聯軍還沒有進入到可視范圍內之前,便遠遠地發動了超遠距離的超視距飽和打擊。
    遠處,
    嗚嗚嗚……
    在浩浩蕩蕩的B1戰斗機器人的陣型里,走在最前邊的幾個方陣的戰斗機器人們聽到了一些異常,然后,只安裝有最廉價助聽器設備的它們,便紛紛下意識地抬起了頭。
    ‘……’
    ‘那是什么?’
    ‘不知道……’
    ‘好像是炸彈?’
    嗚嗚嗚嗚……
    那種‘嗚嗚’聲音越來越尖銳,越來越駭人……
    ‘哦噢……’
    然后沒有等它們談論出個所以然來,某些比聲音還要快的東西便先一步轟了下來??!
    轟隆隆隆……
    一顆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發射出來的巨型炮彈后發先至,直接當頭扎到了B1戰斗機器人們的陣型里,然后隨著爆炸和沖擊波的橫掃,直徑一公里左右的機器人大軍,數量約莫有上萬的B1戰斗機器人、毀滅者機器人以及重型戰斗機器人、南方戰士、尋的蜘蛛機器人、乃至于AAT坦克等等,便紛紛要么被瞬間炸碎,要么被掀飛,直接就在它們的那個整齊的陣型里啃掉了一大塊!
    然而,這才僅僅是開始……
    沒一會,接迥而至的炮彈、導彈和軌道轟炸等等便在對方的那個可笑的密集陣型里轟然炸開并很快就覆蓋住了機器人大軍們的所有地方,持續不斷的火光、濃煙、大大小小的蘑菇云和轟鳴作響的聲音直接就籠罩住了獨立星系聯邦的不部隊們的整個陣型。
    但是,沒有等統計戰果或者煙霧散去,持續不斷的攻擊便又再一次襲來……
    克普魯星區人族部隊的陣型里,雷神們的巨炮在咆哮、攻城坦克的沖擊大炮在轟鳴,維京戰機和女妖戰機們一邊向前飛行一邊不斷地發射著各種口徑的飛彈,低空軌道上飛掠的戰列艦副炮則在用它們的那數量可以稱得上恐怖的副炮在洗地……
    很快,獨立星系聯邦們引以為傲的那些由B1戰斗機器人和其他部隊組成的大軍頃刻間就淹沒在了那種超視距的飽和攻擊里,讓他們那些許久都未經歷過正規和大規模的,國家級別的武裝對抗的機器人們見識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戰爭!
    同一時間,在整個吉奧諾西斯行星的各個地表戰場上,火光、轟炸和濃煙成了主旋律,而那些海軍陸戰隊、劫掠者和惡火戰車們只能無辜地站在各自的陣地上,看著無數的炮彈導彈從他們的身后飛起,然后源源不斷地朝著原處的天空中飛去……
    ——————————
    轟隆隆隆……
    哪怕身處吉奧諾西斯行星的地底深處,也能清晰地感受到整塊大地的那種微微的震顫感!所以,很自然地,被捕獲的某些絕地武士們便紛紛從他們的牢房里站了起來,然后一邊細細感受著地面的動靜,一邊互相對視了起來。
    ‘……’
    ‘……’
    ‘怎么回事?’
    ‘好像是發生戰斗了……’
    ‘太好了!我們要得救了??!’
    從現在的動靜上,他們就不難猜測,現在地面上肯定是發生了某種能夠影響到地底身處這里的大戰,所以,被抓了三天的他們,便不約而同地提起了各自懸著的那顆心!因為他們知道,很可能是銀河共和國的艦隊對這顆星球發動了進攻,然后,他們這些倒霉的絕地武士們很快就要得救了!
    然而……
    很快,讓他們感到絕望的是:他們恐怕是等不到共和國的部隊來拯救他們了,因為,從牢房的外邊走進來了兩個明顯不懷好意的B1戰斗機器人和一臺毀滅者機器人。
    ‘好的!好的!’
    ‘明白!’
    那兩名B1戰斗機器人似乎是互相交流了一些什么,然后便在絕地武士們的目光中,走到了光束牢房的面前:
    ‘你們好,根據杜庫總督的命令,現在前來對你們執行死刑!’
    ‘請你們不要進行反抗?’
    ‘我們會很快就完成任務?!?br/>    說完,那倆名B1戰斗機器人便齊齊向后退了幾步,任由那臺沉重的機械臂末端懸掛著強大的雙管炮的毀滅者機器人走到了那些光束牢籠前,并將槍口抬起對準了那些被關在里邊的,手腳都帶著專用鐐銬,數量多達一百多人的絕地武士們。
    ‘……’
    ‘?。?!’
    ‘它們……’
    ‘杜庫那個混蛋,他真的要殺了我們?’
    ‘唉……’
    ‘嗚……’
    ‘安靜!記住我們絕地武士的信條:無有滅亡,唯行原力!’
    ‘死亡并不可怕,那不過是一場長眠而已!’
    ‘愿原力與你我同在……’
    ‘……’
    ‘愿原力與你我同在……’
    發現那那些機器人似乎真的是奉命前來行刑的,那些絕地武士們先是哄鬧了一會,然后很快,就在那個絕地大師溫杜的叱喝下,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并坦然地站著,用他們那各個不同的表情,看著牢房外那個將炮管對準了他們的毀滅者機器人。
    ‘歐比旺,我想媽媽了……’
    這時,一個小男孩抬頭看了他身邊的那個很快就要跟一起被機器人給打死的師兄,然后用恐懼的聲音說道。
    ‘放心吧,阿納金,很快就沒事了……’
    是的,很快!
    在歐比旺看來,那種毀滅者機器人的武器,那種強大的雙管炮一炮過來就最少是碗口大的一個洞,甚至直接將人體打碎都是可能的,所以,他們應該不會有太多的痛苦的,很快就會沒事了的!
    當然了,他說的沒事是直接沒了知覺的那種?
    ‘…...’
    唉!
    奎剛金大師心下嘆了口氣,直接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連他都沒有想到,他之前還想來勸說他的導師,誰知勸說不成,反倒還落得這個悲慘的結局,而且更讓他難過的是,他還害得這么多的絕地武士以及絕地大師們陪自己赴死,甚至連梅斯·溫杜大師這個絕地委員會的首席大師都搭上來了……
    今天,這么多的絕地武士們陣亡在這里,那毫無疑問,他奎剛金從此便變成了共和國以及絕地武士團的罪人,哪怕死了也會被永遠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阿納金?!?br/>    “愿原力與你我同在……”
    現在,除了嘆息一聲并伸出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這個小學徒阿納金的肩膀,給予對方力所能及的鼓勵和安慰之外,他還能做些什么呢?
    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話,恐怕他就不會帶對方來了……
    忽然,當那個毀滅者機器人手中的炮管開始發紅,眼看就要將眼前的著一大群被關在光束牢籠里,且身上還有著特殊鐐銬,絕對沒有可能逃跑的絕地武士們給打成一大堆碎肉的時候,變故發生了!
    唰??!
    一道紅光閃起,毀滅者機器人連同護盾一起被斬成了兩半。
    ‘什么情況?’
    ‘不知道……’
    ‘是那些絕地武士們做的?’
    ‘不知道……’
    然而,看到變故發生之后,還沒有等兩名B1戰斗機器人弄明白發生了什么,又一道紅光閃起,控制著它們身體的那兩個小小的腦袋便飛了起來……
    然后隨著光線一陣陣的扭曲,一個穿著紅白金三色漂亮的幽靈套裝,手里拿著一柄單分子光刃,后背背著一桿長柄大槍的金發小女孩便出現在在了牢房面前。
    “真是的……”
    s(??ˇεˇ??)ゞ
    “你們這些絕地武士一定是專門來搗亂的吧?竟然每一次都讓人家來救你們?!”
    (lll¬ω¬)
    一個小女孩埋怨的聲音響起。
    ‘是安妮!’
    ‘太好了!非常感謝安妮元首,這是您第二次救我們了……’
    ‘是她?’
    ‘太好了!得救了!’
    ‘快!安妮元首,快來幫幫我們,幫我們關掉牢籠,還有砍掉我們手里的鐐銬??!’
    ‘對!請務必快一點!’
    很快,奎剛金大師、歐比旺、阿納金和溫杜大師們在驚訝過后,便紛紛壓抑著那種止不住的喜悅之情并歡呼起來并催促著某個在此時他們的眼中如同天使一般可愛的小女孩。
    “……”
    (ー`′ー)
    然而,許久,某個小女孩只是站在前邊皺眉看著他們,卻一句話都沒有再說。
    “……”
    “你不會又僅僅只是來看我們笑話的吧?!”
    奎剛金師徒對視了一眼后,看到小女孩遲遲沒有更多的動作,便忍不住有些忐忑地問道。因為,他們可是記得很清楚的,上一次,那個小女孩就是那么做的??!
    “當然不是!”
    o(*ˉ︶ˉ*)o
    “這次人家真的是來救你們的哦!”
    (?????)
    三天前,當發現這伙人神神秘秘地潛入這顆星球的時候,她就追了上去。
    可結果,這些只會耍光劍,連槍都不帶一把的人終究是太沒用了,等她趕上找到他們的時候,這些家伙們就已經被那些機器人們打死打傷了不少,而剩下的就全都束手就擒了!所以,當時她想了想,覺得應該給這些腦瓜子不靈活,有爆能槍不用,卻非要耍劍的缺心眼的家伙們一個小小的教訓?
    所以,當時她就沒有管他們,讓他們繼續被關在這里,只是自個在這顆星球上到處亂逛,然后在那些吉奧諾西斯人的工廠里增添設備?
    反正啊,她就那么逛啊逛的,直到不久前當她察覺到宇宙中的那些貿易聯盟的艦隊被打得落花流水,然后又等到她的那些英雄聯邦的軍隊已經開始登陸并轟擊敵人之后,她才總算是及時記起了這里還有這么一伙倒霉的家伙們要她來拯救。
    (小主人,時間不多了……)
    (● ̄(?) ̄●)
    (忽然,提伯斯看到自家的糟心小主子似乎有著想要跟這些耍劍的絕地武士們繼續談話下去的意思后,它便趕緊在私底下小小地提醒了對方一句。)
    “哎呀!對哦??!”
    !?(?''??)?
    “先別說了,你們還是自己砍碎手銬,然后就趕緊點跑吧??!”
    ヽ(*。>Д<)o゜
    忽然,小安妮直接跑到那個光束牢籠旁,在兩刀子砍碎了那個開關和電路,讓其直接關閉后,她就很不客氣地將自己手里的單分子光刃丟到了那個歐比旺的腳下,然后自己轉身就準備往出頭的方向跑去。
    ‘等等!’
    ‘安妮元首,你這是為什么?’
    ‘現在外邊一定是在打仗吧?這可是個好機會,我們大可以殺出去,里應外合,抓住那個杜庫伯爵??!’
    ‘沒錯!這是個機會!’
    ‘好主意??!’
    ‘可以試試……’
    撿起光刃,在歐比旺的快速挪騰揮砍下,很快就重獲自由的那些絕地大師們紛紛哄鬧起來,有些甚至還撿起了B1戰斗機器人手里的E-5爆能槍!很顯然,他們覺得現在是個好機會,是可以里應外合一舉擊敗那個獨立星系聯邦領導核心的機會?
    “……”
    (* ̄△ ̄*)
    “算了!不管你們了,你們不跑我也要跑了!”
    ─=≡Σ(((つ??ω??)
    說完,小安妮也不解釋,直接轉頭就往外跑去。
    ‘……’
    ‘……’
    絕地大師們面面相覷,不知道那個小女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該跟對方一起跑。
    “安妮!”
    “你很厲害,為什么不愿意跟大師們那樣去做?”
    這時,小阿納金便很不解地出聲喊了一句。
    “??!”
    Σ(?Д?;≡;?д?)
    “因為我在這里埋了好幾個聚變爆破裝置,再有十幾分鐘它們差不多就要爆炸了!不說了,我先跑了,祝你們好運哦!”
    -=????=?????(?)?
    小安妮能夠救下這些人就已經很不錯了,她才不留犯傻留下來自己再炸自己呢!所以,她現在要跑了,有多快跑多快,跑出去騎上她藏起來的那輛小摩托,然后跑到地面上去,并有多遠跑多遠!
    ‘……’
    ‘……’
    一群絕地大師和絕地武士們再次面面相覷地安靜了下來。
    ‘啊……’
    ‘溫、溫杜大師,咱們現在該怎么辦?’
    一個絕地武士有些忐忑地出聲問著。
    “??!”
    ‘還能怎么辦?跑!’
    ‘快!快點跑出去找輛飛行器趕緊離開這里,越快越好??!’
    雖然不知道那個小女孩埋設的爆破裝置有多厲害,但是從對方一刻不愿意多待,且還帶著爆破裝置還帶著‘聚變’那兩個駭人的詞眼,溫杜大師就知道,他們最好也還是早點離開這里比較妙?
    至于那個杜庫伯爵極其黨羽們,那就只好等爆炸結束之后再去搜捕他們了!相信,對方肯定是不能輕易逃出這顆星球的吧?
    ————————
    ‘……’
    ‘%¥%¥#¥%!’
    ‘狗月的!老子的C-20高斯步槍現在還著壓滿著刺釘子彈呢,它們那群雜碎就投降了?!’
    ‘沒有投降,它們好像又逃回底下去了……’
    ‘呸!那又有什么差別?’
    ‘也許咱們要被派出去清掃它們的地下設施?’
    ‘噢!上帝……’
    ‘兄弟,相信我,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那種地下通道里戰斗肯定會出現巨大傷亡的,比巷戰還要糟糕!’
    ‘沒辦法,誰讓咱們是陸戰隊呢?裝甲部隊肯定是沒法到地底下清掃敵人的?!?br/>    ‘唉……’
    ‘……’
    當那些重型裝甲和天上呼嘯的戰機們終于停了下來的時候,在那些陸戰隊隊員面甲的戰術雷達上共享的地圖上已經看不到多少個顯示著敵人的紅點了,他們只看到遠處的一大片地圖區域里都是亂糟糟的一片熱源和低輻射區。
    至于那些敵人們會是一個怎樣的慘烈下場,他們但是想想都覺得有些膽寒……但幸好,他們不是被轟炸的那一方,現在是他們這邊占據了絕對的優勢,至少在地面上是這樣。
    ‘??!’
    ‘別傻了!伙計們,上頭命令下來了,所有陸戰隊員立刻撤回臨時登陸基地內!你們想去地底下恐怕也是去不成了??!’
    這時,一名海軍陸戰隊隊員軍官跑了過來,并大聲地在他們隊伍里的頻道了吼了這么一句。
    與此同時,后方的那個基地里緩緩升起了一個半球形的藍色透明護盾,直接籠罩住了方圓好幾公里的區域。
    ‘上尉,那是為什么?咱們不是打贏了嗎,干嘛不乘勝追擊,還要撤退回去?’
    ‘對???就這樣不打了?’
    ‘底下再危險,也肯定是要嘗試一下的吧?’
    ‘??!我看到命令傳達來了……’
    ‘我也看到了,不過沒有任何說明,只是讓咱們撤退……’
    ‘……’
    陸戰隊隊員們紛紛表達了不滿,因為,他們可是一槍都沒有開呢,現在竟然就要撤退,這就讓他們有些看不明白了。
    ‘是幽靈!幽靈在敵人的老巢里布設了聚變裝置??!’
    那個上尉喘了一會氣后,才緩緩地吐出了一個讓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氣的字眼。
    下一秒,在這里待命的幾十個陸戰隊隊員們想都也不想,直接轉身撒腿便跑!而更遠處,無數的馬潤們也在做同樣的動作,就如同是跑慢一點就沒有飯吃了一般,恨不得爹娘多給他們生幾條腿?
    ‘??!’
    ‘喂!兄弟們等等老哥,別跑那么快……’
    但很可惜,沒有人理會那個上尉軍官,哪怕是從他旁邊飛掠而過的惡火戰車也沒有停下的意思,讓他只能凄厲地落在最后邊,踉踉蹌蹌地跟著狂奔……
    轟隆隆隆……
    很快,一朵朵蘑菇云在及奧諾西斯星球上亮起…..
    ——————————
    戰斗很快就結束,吉奧諾西斯人在核爆的攻擊下,直接就投降了,這顆星球重新回到了銀河共和國的懷抱里……
    ‘報告!’
    ‘諾娃上將!發現敵人的一艘吉奧諾西斯小型太陽帆飛船正在逃離,偵測到上邊強大的原力反應,推測那個杜庫伯爵就在上面,請問是否派戰機對其進行攔截或擊落?’
    宇宙中的旗艦上,一名軍官忽然站起并對著那位打著啊欠的女上將匯報著道。
    “……”
    “不!”
    “讓他走,咱們就當什么都沒有看到!”
    本來剛想下令擊毀對方飛船的諾娃,在想了想之后,便忽然就笑著對自己的那個副官說了這么一句。
    ‘???’
    ‘是……’
    雖然不知道這名諾娃長官到底在想些什么,為什么不趁著這個擊毀消滅敵人的首領,進而直接打破對方的那個才剛剛組建起來的反叛同盟,反而卻要縱敵逃脫……但是,知道不該問的盡量別問的他,還是立正著轉身離去,準備向前方發現敵人的那艘戰列艦的艦長傳達諾娃上將的最新命令。
    “哼哼……”
    “好戲,才剛剛開始……”
    ————————————
    (*?′╰╯`?)?票票?(?′╰╯`?*)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七星彩走势图表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