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逍遙初唐 > 第753章 自怨自艾

逍遙初唐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張天愛有些不解,道:“夫君,我不是很明白,江湖人大多都我行我素,并不好控制。循規蹈矩的,也不會成為江湖人,你這么規定他們,他們會遵守么?”
    “不遵守可以呀?!崩钅恋坏溃骸皟蓷l路給他們選,要么離開大唐國境,咱們也不攔著,要么與朝廷為敵,與朝廷為敵者,殺無赦。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慢慢的就規矩了?!?br/>    “唔——”張天愛不知說什么好了,她印象中的李牧,殺氣沒有這么重,以前聊起什么事情的時候,他的解決辦法通常也不會是殺人,但是現在,他卻能非常淡然地說出‘殺’這個字。
    不過聯想到李牧在高昌城做的事情,她也不意外了。她的這個夫君,一直也不是什么好脾氣,該殺的時候,從來也不會手軟,她只是想不明白,為何李牧會對江湖人如此嚴苛。
    其實李牧想的很簡單,他就是想把民間武力約束起來。他當然知道,不可能完全約束,但做這件事卻不是無用功。一來,不能完全約束,但可以約束一部分。二來,能夠加以區分,不來注冊的門派,顯然是沒把朝廷放在眼中,換言之是屬于‘不配合’工作的對象。最后,也就是李牧的真正目的了。對于這些不配合工作的對象,若以后朝廷予以‘取締’或者‘打擊’,那就‘勿怪言之不預也’了。
    而李牧打擊這些人,也是有目的的。出于朝廷的層面考量,《韓非子》曾有言,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儒以文亂法這句,在李世民當朝的時候,基本上是不會出現的,因為李世民是一個強勢的皇帝,而且算是開國之君。所有文臣武將,即便如魏征等犯言直諫者,實則都沒有動搖他根基的本事。這與后代君王不一樣,后代的君王,即便如李治者,他繼位的時候,也有一些宿老或是‘顧命大臣’等‘指導’他,如李績、長孫無忌之輩,權臣和貴戚弄權,而李世民這一代,這種情況不可能發生,因此,儒以文亂法,暫時不需要擔心。
    但‘俠以武亂禁’這句,是眼前需要擔心的事情。別的不說,此前的幾次刺殺,逍遙谷的那次,雖然是六門閥的人為主力,但也有一些‘河朔豪俠’參與其中,而李牧在馬邑遭遇的刺殺,探查根底,基本都是江湖人士。他們會武功,有超出普通百姓的本事,憑此被一些別有用心之人籠絡,成為隱患。
    但若以門派規范起來,把他們綁定成一個利益體,他們再做事便會有所顧忌。同時,籠絡其中一部分人,為朝廷所用。用他們自己牽制自己,對朝廷來說,也是一個省心省力的辦法。
    而在李牧自己的考慮,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
    他急需用人。
    他需要給他辦事兒的人,辦朝廷的事情,辦自己的事兒,甚至還需要死士。李世民給他的人,能用倒是能用,但是忠心保證不了。經過了這么多的事情,他對李世民不能完全的信任,總得有自己的人,才能在最關鍵的時候,保護自己的親人安全。
    江湖上的人,三教九流都有。布局才剛剛開始,李牧還并不著急。他只是在擔憂,他的想法,會過早的被李世民,或者他的對頭察覺到,擾亂了他的布局,等到他大勢已成的時候,就算被察覺了也無所謂了。他有足夠的能力自保,也有足夠的能力讓對手忌憚。
    李牧親自拿起筆,寫了一個章程讓錦衣衛去施行,料理妥當了之后,才跟張天愛一起‘下班’回家。到了家,金晨已經回來了,正在和小竹等人一起準備炭火銅鍋,白巧巧挺著大肚子幫不上忙,在一邊看著干著急,讓她坐下也不坐。她的性格,便是受不得別人伺候的性格,最早的時候,跟李知恩在一起,她也從未把自己當成夫人,把李知恩當成丫鬟過。
    就是這樣的性格,李牧才會那么喜歡。
    李家吃飯,通常都是一個大桌,但在李牧的夫人越來越多之后,像是小竹她們,就自動自覺地另開一桌。今天也是一樣,準備了兩桌,鳳求凰的服務員也越來越多,如今她們湊一桌已經有點擠了。
    李牧看著桌子的空位,拿起筷子遲遲下不了筷,有點發堵。想著自己穿越一回,結果混得連個家都不能團圓,這樣的人生還有什么意思。
    可是,如果非得在一起,又能如何呢?如今這世界,也不像是他穿越前的那個世界,這個國家待不了了,可以去另一個國家。如今這個世界,除了大唐,還能去哪兒?難道去草原,去沙漠,當個野蠻人么?
    “夫君,你又怎么了?”
    張天愛性格直爽,受不得李牧每日多愁善感唉聲嘆氣的樣子,忍不住嘟噥。白巧巧瞧了他一樣,放下了筷子,握住了他的手。金晨給張天愛夾菜,想要堵住她的嘴巴,不讓她再說了。
    李牧嘆息一聲,道:“我也不想這樣,只是沒到吃飯的時候,就自怨自憐。如今娘在蜀州,知恩回了新羅,鷗姐姐也不知在哪兒,大個兒、小九兒,思文,義父,他們都不在身邊,我這心里空落落的。咱們剛到長安那會兒,日子過得多開心。怎么就變成這樣了呢?”
    李牧不提也就罷了,提了起來,金晨和張天愛感受不多,白巧巧卻能跟李牧感同身受。是啊,怎么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呢?
    “是我不努力么?是我不干活么?誰有問題,我能幫的全幫。我賺下百萬貫的家財,到頭家里也沒幾個字兒,全都送出去了。如今長安城煥然一新,一大半都是我的錢,做到這樣還不夠嗎?為啥這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越過越不成了呢!”
    “你這么說,是在怪朕了?”
    一個聲音從后門傳過來,嚇得一眾人等皆離席行禮,李牧瞧了一眼,也慢吞吞起來,行了個怎么看都不標準的禮,道:“陛下說得哪里話,臣為陛下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不過是自怨自艾罷了,發幾句牢騷,徒增笑料罷了?!?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逍遙初唐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七星彩走势图表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