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世界末的鎮魂歌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幫菜和蠢貨

世界末的鎮魂歌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楊明雖然沒說什么,但是嘴唇都在抽動著,雖然安德魯并不是他看著長大的,但是年紀確實像他的兒子一樣,兩人也已經相處了不短的時間,看著安德魯在那里痛苦萬分,楊明幾乎是看都看不下去。
    “安德魯,我叫汪…威廉?!蓖袅枵驹诓A?,對安德魯說,“很遺憾看到你這樣,請問是否方便告訴我,你現在是什么感覺呢?!?br/>    他從來沒有在任何渠道了解到過這種情況,看著半身焦黑的安德魯,他的思緒亂糟糟的,該同情,恐懼還是殺了他?
    “痛苦……”安德魯軟軟的躺了回去,每說一個字對他來說似乎都是一種巨大的折磨。
    “是疼痛,還是什么?”卷福輕輕搖了搖頭,她嘗試去讀取安德魯的思想,但是只能感受到那強烈的情緒與他所說的,那強烈的痛苦感,如此強烈甚至與讓卷福的頭都隱隱作痛。
    “這個東西…我能感受到…他在奪取我的意識,或者說,他在抹去我的意識…”安德魯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片片黑色,“它們侵蝕到的地方,我基本上已經沒有辦法控制了,除非我……”
    安德魯停了一下,本不打算繼續說下去的他忽然看到了卷福那紅色的眼睛,他十分驚訝,“超能力者?你們也是超能力者?!”
    卷福點了點頭,剛才她已經聯系過了家族,確定了所謂賞金獵人這個職業確實是存在的,他們非正非邪,之所以沒有在覺醒的過程中被兩派發現,通常是因為他們的血脈等級實在是太低了,基本是最低級的那種。血脈的力量不足以迷惑他們的心神,而且引起的波動也無法被信息部的人發現。
    這個世界上,所謂的能力者,并不是那么小的群體,還有很多很多隱藏在人群中。
    “如果按照你當時講給楊明的情況來看,這個東西對你的侵蝕速度,要比斯科特他們慢很多,可能是你體內有血脈的存在吧?!蓖袅杷妓髁艘幌潞笳f,“看來,這個東西的威脅性主要體現在對普通人?!?br/>    “你們有辦法嗎,能不能救他?”
    “暫時沒有,不過我可以想辦法聯系一下獵魂,她的家族應該也可以看看有沒有辦法?!蓖袅钃u頭。
    “那該怎么辦,除了你們,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更了解這些東西的人嗎?”楊明長嘆一口氣,捂住了自己的臉。對他來說,如果眼睜睜的看著安德魯死去,那簡直就是對他的折磨。
    “你們,是獵魂的?那是什么?”幾人說的話,安德魯半句也聽不懂,血脈啊,家族啊,獵魂,這些都是什么東西,他所了解的,這些只是單純的超能力而已。
    “有些事情不知道,會對自己的安全增加一份保障?!蓖袅鑼W著電影中的常見臺詞。
    安德魯苦笑了一下,“難道,你認為我還有安全可言嗎,只是什么時候死,或者什么時候暴走罷了?!?br/>    “好吧,你的能力是來自于血脈深處,你的基因鏈和普通人是不完全相同的,帶來的結果就是你將擁有比常人強大的力量?!?br/>    “那…真的有人可以做到冰封整個湖嗎?”
    “嗯…當然?!甭犓@么問,汪凌沒來由的想到了那本手寫的,與彭富坤交流的時間實在太短了,他甚至沒有機會問問他,那本究竟是什么意思,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是這位使徒留在那里的。兩天的時間過去,汪凌空閑的時候都會回憶這一段幻境的記憶,想找到彭富坤所謂的傳達給自己的消息,可是根本就沒有頭緒。
    “看來,我沒騙瑪利亞?!卑驳卖斴p聲說,臉上的表情難得的有了幾分釋然,或許是想到了那個在麥克默多的女孩子吧。
    汪凌被卷福拉到了那個小柜子旁查看那試管,里邊的液體已經完全干涸了,那些黑色的物質凝結在不知道是什么質地的試管壁上。汪凌有心把它帶回公司讓技術部兩個鐵憨憨研究研究,但是這東西也不知道到底用什么才能裝,而且帶回到獵魂一旦爆發開來,那自己可就是罪人了,還是先問問他們兩個比較好。
    他帶上了耳機,創建了一個群組同時把艾爾多瓦和卡丹拉了進來,兩人很快就被先知提醒上線了,還沒等汪凌開口,兩人就先開始了。
    “我說汪凌,你有事情直接找我不就好了,把卡丹這個蠢貨一起拉進來干什么,他腦子已經被炸彈填滿了,除了爆炸就是爆炸,他能干什么?”
    “你給我滾,老幫菜,不知道與時俱進,天天就知道以守代攻,早晚被人打死?!?br/>    “蠢貨,那叫以攻代守?!?br/>    “幫菜,你認識幾個漢字啊就和我裝犢子?!?br/>    “怎么的,碰一碰?你試試能不能擋住我的炸彈?”
    ……
    “閉嘴!”汪凌沒好氣的吼道,“你倆是沒醒啊還是又喝了,吵吵啥啊吵吵吵吵,快點,我這邊有要緊的事情需要你倆參謀?!?br/>    “我來不就好了,讓他滾蛋?!?br/>    “蠢貨你趕緊閉嘴吧,分不清個輕重緩急,聽汪凌說完?!?br/>    汪凌掏出手機拍了張照片傳了上去,“你們見過這個東西沒有?!?br/>    “試管,里邊是什么,膠泥?”
    “是我在問你們不是你們問我!”
    “你這不扯淡嗎,你簡直就是讓我們憑空猜你現在伸出來幾根手指頭,你起碼把在哪里發現的,破碎前什么樣子,有什么用處說出來?!?br/>    “它是在南極洲被發現的,兩個科考隊員落進了雪洞里,結果發現里邊有一個轟炸機,機艙的手提箱中放著這個試管。兩個人在接觸到它以后,都發生了變異,有個賞金獵人接到任務后把它帶了回來,但是自己也被感染了,所以問問你們知不知道是什么,怎么救他?!?br/>    “還真有人做賞金獵人啊,我以為都是大家瞎傳的呢?!?br/>    汪凌一頭黑線,“你倆如果再這么不著邊以后別想讓我幫你們試驗裝備!”
    “啊,你說的那個變異是怎么回事?!?br/>    “我估計他們應該是普通人,但是在這個東西的作用下,他們覺醒了魂諭。但是他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皮膚變得焦黑,肌肉干癟,卻擁有很大的力氣。我感覺他們的神智似乎被蒙蔽或者抹去了,除了能簡單的說出些字符以外,他們只會憑本能做事情,痛覺幾乎完全喪失,要花費一番功夫才能殺了他們?!?br/>    “你什么時候去的南極”
    “這是當事人講的,現在他就躺在這里,危在旦夕需要你兩個神童的幫助?!蓖袅枧牧艘粡埌驳卖?,然后傳給了兩人。
    這次兩人沉默了很久,半響后卡丹說,“我感覺這個東西,應該不是病菌能夠做到的,即便有病菌能夠讓人體出現這種萎縮的病癥,或者讓人充滿攻擊性,但是能夠讓他們擁有魂諭的話,只怕沒有這么簡單?!?br/>    “對了!”在和兩人描述的時候,汪凌忽然想到了洪都拉斯地下實驗室的情景,博士在z區實驗室投放了提取自引導者心臟中的物質,而當時那些可憐的研究員,血脈被引燃后的狀態,和安德魯所描述的馬蘭很像。
    汪凌簡要把洪都拉斯的情況和安德魯所講的大致給兩人說了一下,“你們說,這會不會,也是某種高等級血脈的提取物呢?”
    “有可能,但是絕對不是相同的東西?!卑瑺柖嗤呤挚隙ǖ恼f,“我看過你洪都拉斯行動的報告,鍛神是對血脈的提升,但是需要有足夠的生理強度支持,而讓普通人覺醒魂諭,這可是魂印都不能夠做到的事情。我想,你最好把它帶回來,在實驗室中分析一下這種物質的分子結構和元素組成?!?br/>    “我沒法帶它回去,必須要用一個手套才能把它帶回去!”說到這里,汪凌忽然一拍腦瓜,對??!
    “你們的雇主呢?他早在雇你們的時候,就能提供出來那個手套,他一定知道這是什么東西,說不定就有救他的辦法!”
    “沒用的?!睏蠲鞔诡^喪氣,“我早就想到了,可是我和那些雇主都是單線聯系,他們知道在哪里能夠傳遞給我消息,可是我在我們交換信息的地方留了求助的消息,他們沒有任何回應,我甚至不知道雇主到底是誰?!?br/>    “這樣吧,我和老幫菜盡快趕過去,你不要盲目去觸碰任何東西,包括那個被感染的家伙,不過估計票應該是沒了,我們應該能晚上趕到?!?br/>    “好吧,你們想想有什么會用到的器械,類似防護服或者之類的,多帶一些,別到時候你倆也成這樣?!?br/>    “放心吧,那個蠢貨會把自己捂得像個烏龜一樣?!?br/>    “你說誰?”
    汪凌實在懶得聽兩個人吵架了,直接斷了線,然后把地址發給了兩個人,讓兩人盡快趕來。
    “獵魂會有兩個技術帝趕過來,估計要七八個小時吧,具體怎么辦只能等等了?!?br/>    “好吧,謝謝你們了。那這會我們就先去下場拍賣會吧,你們可以任意拍下一樣物品,不會收你們的錢?!?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世界末的鎮魂歌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七星彩走势图表2元